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海一粟的博客

 
 
 

日志

 
 
 
 

【原创】唇红齿白(1)  

2013-11-10 20:28:03|  分类: 人生感悟 回首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唇红齿白  文 执子之手

在东北的农村,每到腊月年底有时总要杀一口猪来准备过年。那时的我只要一听说谁家要杀猪了就非常高兴,因为能吃到猪肉了。想一想猪肉的味道就流涎三尺的。

 吃过早饭,妇女把猪栅门打开,把辛辛苦苦养了一年的肥猪赶出猪圈。人们都围着看。这个说“你看人家老朱婆子喂的猪多胖啊,准有三百斤。”那个接着便说“朱大嫂只是喂的猪胖吗?人家老朱大哥不是喂的更胖吗?”。人们就一阵笑声。猪看到这么多人在看它,听到这么多人夸自己的膘肥,感觉到末日的来临了,然后在男人们的围追堵截中四处乱窜,开始了追逐的游戏,。猪可不是好惹的,它的力气大的很,有时逮猪人不小心就会被它拱得人仰马翻,围观的妇女、小孩就会笑得前仰后合。最后一名身手敏捷的汉子慢慢靠近,一把抓住猪的后腿死死不放,其他的人一拥而上,拽尾巴的拽尾巴,揪耳朵的揪耳朵,不知谁又一个扫挡腿,最后那可怜的猪在干嚎中被四腿牢牢捆住,抬到桌子上准备杀猪了。

执刀杀猪是要一定技术的,杀得好的一刀就能毙命,也不会走血。杀不准的找不到要害,有时看着猪不动了,可是稍一放手猪就会跳起来带着绳子跑,人们又得七手八脚逮住重新再杀。几个男人死死地摁住。执刀者脱下棉袄、挽起袖子,右手持刀,左手按定,先用刀把进刀部位刮净,然后找准猛的捅进。随着猪的绝望的嚎叫声,暗红的猪血便流进了下面准备好的盆子里,盆子里先要放上咸盐,还要不停的搅动防止猪血凝固。杀猪在我们小孩子的眼里并没有恐怖血腥的感觉,而是感觉离吃到猪肉又近了一步。

外屋早就烧开了一大锅热水,热气腾腾的水蒸气在严寒的冬季里不断从低矮的茅草屋中如白云般的飘出。人们把猪抬到大锅上的木板上准备去毛。去毛前还有一项工作就是吹猪。先在猪的后腿上割开一个小口子,用一个铁棍子顺着割开的口子在猪的皮下慢慢捅捅,等猪的全身都通了,吹猪就开始了。只见吹猪者深深地吸一口气,把嘴对准那个口子瞪着大眼使劲的吹起来。旁边还要有个人用个小木棍不停的击打猪的全身。在吹猪人不停的一呼一吸中猪渐渐的丰满起来。然后浇水的浇水,刮毛的刮毛,一会功夫那头黑猪就变成了白白胖胖的大白猪了。最后把猪抬到案板上等待开膛破肚了。小山村的妇女们拿着小盆端着大碗,这家要后臀那家要前腰,一会儿就卖掉一半了。至于钱吗先赊账,有钱没钱过年都要吃肉的,等到开春卖了粮食再还。

 冬天里,东北小山村的中午来的很快。锅里的炖肉早就散发出妙不可言的肉香,让人一闻馋虫就往外钻。村长被请来了,德高望重的老者被请来了,亲戚朋友帮忙的也都脱下鞋,脱下棉袄坐到了烧的发烫的热炕上。炕上放着两张饭桌。炖肉用小盆端上来了,酸菜猪肉炖粉条端上来了,煮好的血肠切好了。六十度的高粱酒打开了,大碗大碗的酒端了起来。屋里屋外醇烈的酒香在男人们粗狂的酒令声中弥漫在整个小山村。妇女们忙里忙外,菜要随吃随添满的。炕上没有小孩子坐的,但碗里的肉是不能少的,小孩子没出息,吃得嘴上手上都是油还要把盛肉的碗舔上一舔。

剩下的猪肉要放到外面的仓房里用厚厚的白雪盖上等到过了年腌制腊肉。为了防止狗钻进来偷吃肉,要用水把雪浇透,一夜之间就冻成一个大冰坨子了,狗就是进来也干着急了。猪头和四个猪蹄子一个猪尾巴一起用麻绳绑起来吊到仓房上,等到明年的二月二龙抬头的时候再吃。把猪的五腹六脏洗净和冻豆腐、冻豆包一同放进缸里冻起来。猪的肠子是可以用来灌香肠的。灌肠的肉要肥瘦适当,太瘦了不香,太肥了太腻。把肉剁成肉糜加上鸡蛋、淀粉,放上各种调料。灌的肠子不能过紧,也不能过松,过紧了煮的时候容易爆肠,过松了有空心,切出来不好看。

 记得一年我家杀了个猪,母亲用猪血灌了几根猪血肠挂在外屋的墙上。我是禁不住诱惑的,总是让母亲切点吃切点吃的。可是总是吃不够,每次进进出出总要看几眼的。一天早饭前,我哀求母亲再切点给我吃,否则我是不吃早饭的。母亲就把快要吃完的一段血肠摘了下来,那猪的肠子咬不烂,我就把里面的挤了出来吃了。吃完后我想把那段肠子皮也吃了,但是一端却扎着几圈麻绳,麻绳是不能一同吃下去的。我找来了菜刀,把肠子放到案板上,左手拿着那段肠子,右手拿起菜刀照着麻绳砍去。说时迟,那时快,麻绳没有砍到,我的左食指却血肉横飞。我捂着手指大哭起来,也顾不得那段肠子皮了。母亲飞快的到外面找了几根鸡毛用火烧成灰敷到我的指上,用布条包好。母亲又痛又气:“看你再好吃?”。至今我的左手食指上还留有那个刀痕,并且还影响了食指指甲的生长。现在俯首低眉偶尔看到我这个刀痕时我也情不自禁的向别人讲起,然后莞尔一笑。现在的生活要比那时好多了,可是感觉再也没吃过那么香的猪肉,那么香的香肠了。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3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