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沧海一粟的博客

 
 
 

日志

 
 
 
 

【原创】我的学生时代(8)  

2014-04-14 19: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8      星期三

     今天,我的同桌李月珍说丢了一本物理方面的辅导书,我就赶紧也帮着她找。我把我的书洞找了个遍,甚至把我的书包里的书都倒出来了也没有。我放心了,这下她不可能怀疑我了。

      早饭后,我回到教室,看见李月珍正拿着一本《初二物理辅导与练习(下册)》在看,我一看封面正是我的,我说:“这是你丢的那本吗?”“我看着像。”她答道。我又问:“你从哪里拿的这本书?”“你书包里。”她头也不抬地答道。我一时特别生气,我父母从小就教育我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拿,哪怕是青地瓜干、鲜豆子、嫩花生,更不要说这不能吃的“精神食粮”了。现在她竟然怀疑我是小偷,竟然败坏我的名誉啊!我立刻把《上册》也拿了出来,说:“你对对字迹看是我的还是你的?”她不肯,我更生气了,哪有这样不讲理的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立即和她争执起来,一直到上课铃响起。一上午我没跟她说一句话,“怀疑我的书是你的,我一辈子不理你。”我在心里恨恨地骂她。

      下午打预备铃时,我看见李月珍把那本物理辅导书放到邓永红那儿了,我一看,正是我借给邓永红的,立刻从她那拿了回来,心里骂着李月珍:“还怀疑我不?看我的书烂你的爪子。”

     放学后,马兆圣对我说:“你的同桌在你不在的时候又看你的那本书了。”我真是又气又想笑,真不知羞耻。路上我对红艳说了,她说:“真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我的心里平衡了些,说:“她败坏我的名声,赖我是小偷,我一辈子不理她。”

 

10·9      星期四

       晚饭后,暮色已经降临,我和邓永红习惯地一起出去散步,她见多识广,也特别健谈。

      远处的村落、树木、烟囱都显出青黛色,笼罩在薄薄的暮霭中,浅蓝色的天空中几颗星星眨着眼睛,一弯浅浅的新月如银钩挂在天边。学校门前的那条小路在下过几滴雨的侵润下显得有些苍白,向北延伸开去,而小山就在不远的路旁。我们轻快地登上了小山,我说:“我是用脚尖踩上来的,跳芭蕾舞也用脚尖的。”“你把登山当作跳芭蕾舞啊!”邓永红咯咯地笑。小山的东南方向是我们的学校,最后排的屋子里已经烛影点点,有的同学已经开始了学习;北面,那绿树环绕的村庄现在只能大致看到点轮廓;东北方向灯火通明的砖窑厂在深蓝色的天空下颇有点仙境一般;远处公路上的汽车灯犹如不灭的流星缓缓滑动。我们两个谁也没有说话,尽情享受着这美妙的乡间夜景,心里感到无比的惬意,那繁重的学习和升学的压力此时抛到脑后。

      我首先打破沉默:“要是诗人看到这美丽的景色一定会诗兴大发,可是我们连一句诗也不会作,真有愧于大自然啊!”我这么一说就把邓永红的话匣子打开了,我们从十年动乱谈到改革开放,从计划生育谈到企业竞争,从奥林匹克谈到第十届亚运会,从农村的教育质量谈到当今高分低能的大学生……,直到回到了教室门口我们还在谈论呢。今晚的心情特别好。

 

    10.12        星期日

    今天上午,我和父母一起拉土垫壕沟,我说:“今天我见到桂芝了,她又剪头发了。”娘一边掘土一边说:“她现在才欢点儿,你念书去后她老长一段时间不吭不哎的,总是干活。”我说:“要不是她娘老不让她念,也不至于她考得那样不好。”娘说:“她学习不怎么样,复习一年也没多大希望。”爸爸接着说:“如果没什么希望,也可以用不着再复习了。”我明白爸爸的意思,他是希望我能够考上,可是又担心我不好好学习。我虽然正努力地学习,可是成绩仍然很差,考上考不上还不一定呢。唉,只有考上学,才不会辜负父母的期望。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